子吟

开学长弧 可点开💬

佛👌d5杂食 喜欢律师,佣空


抱图头像封面👌
发布到别的平台网站要找我授权并标明出处
盗用商用🚫

@晨晓♥   @nothing @曦宝CINDY  @蕾樱

你们的!
不知道猴年马月的点图233
还有一大堆佣空…(屯到过年发好了hh(ntm

好多刀子(呸,很甜,对,很甜!!!!

莉莉@佣空同人合志了解一下:

【佣空】《我心之形》

预售还有5天结束

因为最近的事情所以某宝提前下架,有意购买请联系qq:963002546
支持微信支付宝
已经在某宝购入的小伙伴不用退款,发货日期仍然定在12月25日  
从上海发货,近的大概一两天,远一点的三天    目前销量已达316,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猛男落泪

另外就是有点怀念和老师们刚认识的那天,那时候大家都有些腼腆,不像现在

你们他🐴的给老子交稿,一个都别想跑

⭐从转发+评论中抽取1名幸运儿送本体⭐

但请你不要私信我说“给你50你抽我”这种匪夷所思的b话,小老弟你这点钱让我很难办

从8月28日的开始策划,到今天离预售结束还有5天,我们一共经过了94天,23位参与人员最后的质量简直让我这个老母亲泪目    
其中最感谢的还是启时,认识这么久虽然喜欢损我,但是每次游戏上椅子都会来救我,帮抗刀帮挡枪,是我大哥没错了

《国王游戏》的条漫也是异常认真地创作,而且是完成速度最快的画手

不行了我好爱他!!!(但他还是谢广坤

🌙《我心之形》最终的页数是   304页🌙

其中包含

@茶可夫斯基 《纸飞机》

@善待傻瓜好吗 《向死而生》

@冬眠土拔鼠如是说 《不死狼》

@Mr.tire想喝马黛茶 《异常者》

@冬年 《灰烬之下》

@伊芙零 《以爱之名》

@長谷川弥生 《银色子弹》

Ada《光明堂》

Ada《玫瑰园》

共9篇文章,合计约13w字

图包含

@慌的一批    三张《不死狼》配图  一张自创

@修竹老爷    两张《不死狼》配图  两张《纸飞机》配图     一张修改   一张封面

@启时TIME    两张《玫瑰园》配图   《国王游戏》条漫   裁剪后为四张

@蓮蓮蓮十 白枕    二人合作  两张 《灰烬之下》配图   两张自创

@イケメン(ST)          一张《向死而生》配图    一张自创

@风从远东来      两张《以爱之名》配图

@原核生物KNEAZLE      两张《异常者》配图   一张自创

@o忍忍o      一张自创  一张条漫   一张合影

@TO1.      两张自创   一张合影

@what if      一张《光明堂》配图  一张《向死而生》配图

@碳烤瓶子     四张条漫

@子吟      两张《银色子弹》配图   两张自创

@劣种基因      六张条漫

@明没零      两张《光明堂》配图

@喝麦片的麦兜      一张自创   由启时修改

❤我爱死他们了❤

最后送上森久《不死狼》片段

图为此段配图

      
森久   《不死狼》

炮弹来的时候谁也没有意料到,青色的草原一瞬间变得比当地的丝巾还要绚烂,玛尔塔醒来的时候看到帐篷之外的满目火光,就像草原上开满了巨大的花。她的狼焦急地在帐篷外来来回回地狂奔,叼着她的裤腿要往避难所逃。她看见吟游诗人叹着气卷起他们的羊皮纸垂头丧气地跟着避难的人群跑,所有的歌都戛然而止,玛尔塔莫名地感到悲哀油然而起——毕竟战争与诗与歌都毫无关系。

所有人挤在地下室中不去看遥远之处的轰炸,连上的表情褪去了惊惧和恐慌,仿佛业已经历过很多次相似的事,乐师们重新掏出手风琴吱吱呀呀地拉响沙哑的民谣。村长说侵略和战争无穷无尽,他们误以为轻而易举就可以给我们带来灭亡和毁灭,可每一次他们只带给我们更强大的新生。我们业已习惯伤痛习惯死亡习惯反抗,佝偻着背的老人微微笑起来,我们是不死的,灵魂亦无法被征服。我们是不死的。我是不死的,玛尔塔。她想起奈布曾经也这么说到。

“可是为什么这么突然?”

“他们并不需要理由,也许只是我们使他们的偷猎者无法归家。”

一个母亲怀抱里的婴儿还在咯咯地笑,拼命从怀中要挤出去,朝着草原伸出稚嫩的手奶声奶气地喊:“妈妈,快看好多好多太阳!”于是人群转头去看草原,没有虎豹没有了鹿奔跑,苍鹰终于还是茫然地盘旋在火光之上,牛羊全都奔逃,只有金黄色翻滚得像巨浪像风滚草像闪电落下,灾难如此华丽,满地璀璨的太阳没完没了,狼站在他们头顶不休不止地啸叫,所有人都听见万灵的哭泣变成群山间的回响。

玛尔塔选择加入战斗,村长三番五次地试图阻止她。孩子,你不必这么做。而玛尔塔摇摇头仍旧装枪,狼一次又一次冲过来撞落她手上所有的武器。

“你也不想让我去,萨贝达?”

狼点点头,把滚了一地的子弹叼跑,她忍不住笑起来去追他,抱住一身黑灰色狼毫的时候摔倒在草丛深处,躲在那里的飞虫旋即逃跑,蝴蝶从焦黑色的土壤中哗然升起一条银河似的绚烂颜色。玛尔塔想把狼举起来,可他还是太重,又露出一副不高兴的神态,那枚戒指硌在他的下巴上。

“你是三岁的小孩子吗?我是个军人——我不知道我有什么理由不参战,不为你而战。”

她索性躺下了,不再试图从狼爪子底下挣扎起来,任由阳光倾落在她的身上。整个世界都静着,炮弹的轰炸业已停息,于是风还是一如既往地很和煦地来,带着些温热的味道也不知是因为火药还是因为太阳。狼还是很固执地按着她手间的茧,低声从喉咙里滚出来沉重的低吼。她不禁想象起如果是奈布·萨贝达这么做的话会是怎样可爱的样子,拽住她的手腕时就从飒爽的老兵退化成了贪婪的幼童,满眼里的生气都写着“我的”或是“别去”。别走,玛尔塔。我不想让你变得和我一样。她看见村庄烟囱里飘出薄雾升腾在狼背后的天空里,就好像奈布的魂灵从猛兽身上剥离出来,蔚蓝色变成他的眼睛,云变成他的脸颊,要伸出手来拥抱她。别去,玛尔塔。

但她还是会去的,无论伤痛无论惊惧无论是否是难回一往。狼钻进她的怀里,他们一起看着村庄变成人来人往的潮汐,老人们在那里为青年人熬制膏药,在明天他们就会发起反击,乱发当风,不会退后。她知道他们之间会有人死去的,就在那些古老的号角、皮鼓、风笛的嘈杂声中死去,他们幼年时这些声音就伴着烟花响在祭典上,而明天又将还童,炮火成为他们的烟花。她知道这群青年人业已做好了准备,幽灵也不必惊动神佛带他们回家。可是这里依旧神秘而又美丽,像战争丝毫未将它打扰,也不会将它征服。她看向远处缓缓下落的夕阳,头顶上漂浮着三角形的星座,褐色的眼睛那么明亮,仿佛已经知道这是它们最后一次能够见到光。

黎明降临的时候他们便发起了反击,平原上两片人流忽然汇聚在一起,前线便翻起血雨腥风,像地毯一样铺展开来。而玛尔塔就是这条长毯上的一个小黑斑,身边的狼也穿上了人们为他缝制的战袍紧紧跟在她的身边向前狂奔,她这么多天来第一次看见狼眼里的凶光毕露和犬齿厮磨。枪声、刀剑碰撞、炮火流星一般地划过天际掉进人群里爆炸,耳畔尽是哀鸣和嘶吼:战斗——战斗——我们终将不死——狼向前啃咬敌人的脚踝,从那里撕裂下一片剥离白骨的血肉,而他夜晚才曾将唇齿埋进她的长发,嗅他放在那里的花香。

战争让温柔的人变得残酷,让勇敢的人变得懦弱,让青年人老去又让老人还童,让未亡人死去又让亡者永生。玛尔塔一次又一次地开枪,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曾经的战场上,后背是奈布·萨贝达的影子——他那时从不离开,他们永远相互交换后背的安全。她看见狼腾空跃起扑向一个敌人,而那人手里的枪却突然弹出刀来。玛尔塔冲上去拽下狼,感觉到什么锋利的东西划过自己的眼睑。她看见血的飞舞,看见太阳的旋转,然后什么也再看不见了。

“奈布·萨贝达!”

玛尔塔在突然向她袭来的黑暗中不知道朝什么方向伸出手去,喊奈布的名字。人群推搡开她失去辨别感的身躯把她推进刀与枪的漩涡里,她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触碰不到,世界就不过是一片虚空,她坠在里面眼睛还是生痛的,不知道将要掉落向何方。你在哪里?萨贝达?你在哪里?我现在如此不堪也许不能再让你称呼我为队长。可你在哪里?那群青年人里吗?那些吼叫里有你的声音吗?我该继续向前战斗——不论我是否伤痛,正如你,正如我,正如所有的不死者。而狼低嚎着奔跑过来,滚烫的狼爪按在了她的手心里,她于是很安心地在混乱中笑起来,仿佛是奈布·萨贝达牵住了她的手腕,有脉搏在扑通扑通地跳,像是鲜活的心脏。

这篇文简直让我半夜失眠

少女和她的少年变成少女和她的狼,而那狼是他吗?是奈布·萨贝达吗?玛尔塔不知道,只在炮火的最中央想,她有足够多的执念足够多的军旅生涯,理应死了以后也变成狼。她永远思念奈布·萨贝达。

非常、非常震撼的一篇文,而我无法对它做出让自己满意的评价。最后的最后,我对于《我心之形》、对佣空的感慨,就用《不死狼》的结尾描述好了

我来,我亡去,但我们都不曾被征服。我们是不死的,正如你,正如我,正如你我曾经的深爱将会永生,变成星河变成诗歌,不用跨过六尺的阴阳相隔。

⭐有意购买请联系qq:963002546⭐

🌙12月25日发货后收到我想看见大家的评论     Tag为    我心之形    🌙

❤谢谢❤

新皮依旧美!

为什么流泪呢?开始带入了三次的悲伤和丧气,但是天使列表们让我感动天地😭😭

努力一把破三百鸭!!

莉莉@佣空同人合志了解一下:

【佣空同人合志本《我心之形》】·终宣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从预售开放10月26至今天已经过了28天,目前销量已达258(aaaaaaaaaa我爆哭

每隔五分钟就要看一次某宝,涨一本=我这一整天的快乐源泉

必须郑重感谢参本的每一位老师,不论是谁都在忙于三次元的琐事里抽出空来完成自己的任务,特别是修竹和启时(他们是我爸爸      两个人最后完稿的作品一共10张,其中包括启时的条漫《国王游戏》
每一张的完成度我都可以拿出来对买了这个本子的小伙伴们说:他们没有让你的期待落空

而在这过程中我们也遭遇了很多意外,比如排版的错误,插图顺序的混乱,校对很久还是会有错字等等,我第一次排版经验明显不足,最后委托的工作室已经改到不想说话(内疚死我了

因为工作地点相隔两个区,我是没有太多多余时间来处理这个事情,中间文档整理交给了伊芙,内页排版交给了忍忍,虽然最后还是有差错,但我始终觉得她们非常非常优秀(不允许反驳

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包括文手写作时出现心理动荡和我说他不配参加。画手的完稿因完成度和线条不达合格标准,在无法修改的情况下必须剔除。老师退圈、销号、争吵。在这里无法一一说明,总而言之出一本质量略高的同人本绝对不是靠说,靠一腔热情就能解决的事。

离12月5日预售结束还有12天

最后感谢所有参与《我心之形》的制作人员

画手: @明没零  @启时TIME  @TO1.  @劣种基因  @子吟  @淼亖奇   @修竹老爷  @风从远东来  @原核生物KNEAZLE  @喝麦片的麦兜  @イケメン(ST)  @蓮蓮蓮十  @碳烤瓶子  @what if  @o忍忍o 

文手:@伊芙零  @冬眠土拔鼠如是说  @茶可夫斯基  @Mr.tire想喝马黛茶  @長谷川弥生  @善待傻瓜好吗  @冬年    我

【平面设计 1225 佣空合志Shape of my heart/我心之形封面欣赏】https://m.tb.cn/h.3m9PqoN?sm=65aeb9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zQEqbknJaNN¥后到👉淘♂寳♀👈

麦鸭!!

Ada@佣空同人合志了解一下:

【佣空同人合志】  【二宣】

《Shape of my heart/我心之形》

!高亮!   预售结束期:12月5日    12月25日正式发货

会有通贩但都是预售印刷剩下的余本,会有错印、少页、破损等缺陷   请注意

这条和上条一样,转发评论抽取幸运儿,但请不要刷评论,类似于“拉低中奖率”和“许愿”是绝对不会抽中的,手动抽取

以及,佣空出本不知道是得罪谁家cp了,没必要在微博还是哪里说“佣空都出本了”这种话,出本碍着你了?非得我揪着你骂是不是?奉劝一句,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全款118不含特典      邮费收取标准请见一宣

评论已放链接

可以直接搜索   佣空我心之形

某宝卖家是   文宣工作室  请注意!!!

画手: @启时TIME  @明没零  @TOY.  @劣种基因  @子吟  @修竹老爷  @风从远东来 @原核生物KNEAZLE  @喝麦片的麦兜  @イケメン(ST)  @蓮蓮蓮十  @碳烤瓶子  @what if  @o忍忍o

文手: @伊芙零  @冬眠土拔鼠如是说  @茶可夫斯基  @Mr.tire想喝马黛茶  @長谷川弥生  @冬年  @善待傻瓜好吗    Ada

这次的试阅因为佣空写手和画手都在咕咕所以只好拿我和当何的出来丢人了,dbq

《光明堂》部分节选

Ada

 玛尔塔·萨贝达从来不说我爱你,也从来不去在被汹涌而来的人群冲散时试图挽他的胳膊。起初奈布·萨贝达以天热不想靠在一起拒绝了,只有她心里明白这是他抗拒的表现。刚刚萌发出嫩芽的属于少女的浪漫因素还未破茧而出就被扼杀。
  
  他总是忙,忙一些她不知道的事。外出后带回家的没有葡萄味的蛋白糖和草莓派,永远是一身狰狞的伤口和一张银行卡。想吃什么就去买。他裸露的后背爬满裂痕像在说:不要碰我。她来不及想起酒精棉放在哪个盒子里他就裹了被子合上眼皮隔绝一切话语。凌晨三点的月光从冰桶里捞起随意泼在地上冻得她不自觉得蜷缩脚趾。仙女教母为她背上失重的羽翼暂时逃离人间。
  
  他们结婚的时间不长。凑上相识未熟的日子也才小半年。玛尔塔·贝坦菲尔——银色的戒指扣在她无名指上前她叫这个名字。她穿很酷的军服,一排衣扣扣地整整齐齐,长发梳在脑后飘忽成森林的指路精灵。阴郁郁地要一口吞掉名为白云的棉花糖的午后她和他说第一句话:你好奇怪。
  
  你好奇怪。总是独来独往连余光都不愿施舍别人。大家打成一团而你站很远只是观望。我还没见过你笑起来是什么样。女孩子们说你的眼睛像海,可惜我没有走出过这里。我是玛尔塔。玛尔塔·贝坦菲尔。她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年轻的杀手却仍然保持缄默。女孩子们说海是透蓝透蓝的颜色,里面住着会唱歌的鲸鱼和爱转呼啦圈的海豚。可是他的眼睛好冷。厚得连锄头都砸不开的深冰窒息了它们美妙的嗓音。
  
  后来他拿着戒指说:“嫁给我”的样子也很奇怪。她猜她忍着鼻尖的酸感说:“好”的时候比他更奇怪。明明他们之间的关系仅仅停留在萍水相逢。一个提出荒唐的要求,另一个却意外地坦然接受。他的眼睛还是死的,并且看上去这辈子都不会尝试溶解冰川为无处可去的生灵准备温暖的家。包括她。
  
  怕在这场交易里不受控地露出投降的表情于是玛尔塔·萨贝达不愿意说我爱你,也不愿意把自己不自觉间放低的姿态展现他面前。这样就好了。就让他的眼睛一直死去、死去。这辈子都不要为谁融化,谁也不要住在他的眼里。包括她。
  
  他好酷。嘈杂的魔鬼永远触不到他漂浮的衣角,天使不必歌颂他的刀刃他也可以利落地捅进腐烂的灵魂抽走他们的罪恶。连衣服都酷到没边。玛尔塔·萨贝达学着小天鹅的姿态小心翼翼踮起脚尖。镜子里被大衣包裹地严严实实的人俨然还保留着少女的稚嫩像初春的花蕾与枯叶在半寒的空气里悠悠荡荡纠缠不清。
  
  就该这样。她嘟嘟囔囔。撒泼一样忽然脱力直挺挺倒在床上,柔软的枕头遮住暖橘灯光盖过世间纷扰。杀手的魅力来自他们处于灯红酒绿的街头仍然平静的心。有了感情就一点都不酷。
  

月作业…旗袍+糖
p2是开始的想法

太棒了😭😭

A某人@佣空同人合志了解一下:

【佣空同人合志】一宣    求k

【高亮】从转发+评论中抽取3名幸运儿送本体    评论已补链接

惊喜!佣空同人合志《Shape of my heart/我心之形》预售已开,全款118不含特典    12月5日结束预售   12月25日正式发货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80857827923

邮费收取标准:江浙沪 6元 内蒙古 甘肃 青海 海南 宁夏 15  新疆 20  西藏35  其他省10元      令外本子会有少量通贩,为发货时的余本,以后可能也不会二刷,所以你懂得

特别注意:此链接为唯一购买链接,其他全是骗钱的,根本不发货的,请小伙伴们千万不要购买,避免上当受骗。   避免上当受骗!!敲黑板!!

以下是参本老师!

画手: @明没零  @启时TIME  @Old Period.  @子吟  @劣种基因  @淼吐水  @修竹老爷  @风从远东来  @原核生物KNEAZLE  @喝麦片的麦兜   @イケメン(ST)  @子吟  @蓮蓮蓮十  @碳烤瓶子  @o忍忍o   白枕 @白色杂志

文手: @伊芙零  @茶可夫斯基  @青舟曲  @Mr.tire想喝马黛茶  @長谷川弥生  @善待傻瓜好吗  @冬年    还有我

【高亮】从转发评论中抽3名幸运儿送本体!!!!

最后是【内容试阅】

森久《不死狼》

然而她从战场上归来后虽然被爱却永不爱人,礼帽底下的眼睛永远是冷冷淡淡的湖水不起半点波澜,对周围爱慕的眼光没有什么娇笑回眸,对热情洋溢的信只回以礼貌。于是社交场上的男人们说她在战争中有了爱人,却也已然死在了战争里,美人的心早就在炮火里亡去。

伊芙《以爱之名》

身后传来汽车的引擎声。我回头,身着一身红色骑兵制服的女人拉开车门从后座上下来。她身材高挑,戴着一副黑色墨镜;栗色的长卷发披下来散在肩头。她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明亮清澈的圆鹿眼,在周围人身上一一扫视,最终停在我身上。

马黛茶《异常者》

奈布认为这不过是一次机体维修,比起自己的状况他更愿意担心玛尔塔的,仿生人用关切担忧地目光搜寻她的眼睛,却被刻意避开。玛尔塔颤抖着双手将一根数据线连上他颈后的接口,突如其来的刺痛让奈布咬紧下唇,他意识到了什么。

长谷川《银色子弹》

耳边的人轻轻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剪得参差不齐的头发。玛尔塔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头顶是静谧的夜空和孤独的圆月,身后的最后一片落叶也在土地上停下了步伐。她把脸埋在他颈边,他紧紧揽着她,看上去就像一对普普通通的相拥的恋人。

凛凛《向死而生》

奈布感到她在吻他,九十次死亡循环里她的体温都比他的低,可这一次她滚烫的双唇混着滚烫的眼泪一起吻着他逐渐冰冷的唇,舌尖尝到的全是苦涩。别哭,玛尔塔,别哭。他还有好多话想告诉她,多到也许得用一生的时间慢慢诉说,可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茶基《纸飞机》

泪眼朦胧中,他的脸开始模糊、扭曲和撕裂,往昔的幽深岁月逐渐化作无法逃离的漩涡,将我、将他将所有的一切尽数吞噬。逝去之人不必再受苦,徒留活着的在这世间踽踽独行,任千般悔恨、不甘、痛苦、恐惧、脆弱穿心而过,承受应有的煎熬,活得不似自己,活得再无希冀。

冬年《灰烬之下》

奈布从背后握住玛尔塔的手,距离近到只要她微微仰头,就能碰到他坚毅的下颚,属于男性的刚强与朝气尽数传来,呼吸间,吸入的全是属于他的气息。都说认真努力的表情最迷人。玛尔塔此时此刻专注的神情,她的一言一行,都分毫不差的牢牢印在了男人眼里。

Ada《玫瑰园》

我们在玫瑰花和下午茶的薄暮里欢声笑语,我们热衷于朗诵和赞美他人的爱情。但我们之间从不说爱,我不对他说我爱你,他也不说我爱你。我们是否存在爱情?或许是没有的。但即使这样我依然可以感到幸福,在他送我离别的玫瑰那一刹那,稚嫩的花瓣每一条纹理都被我说不出口却炽热真诚的爱烫成温暖的鲜红色。

Ada《光明堂》

你好奇怪。总是独来独往连余光都不愿施舍别人。大家打成一团而你站很远只是观望。我还没见过你笑起来是什么样。女孩子们说你的眼睛像海,可惜我没有走出过这里。我是玛尔塔。玛尔塔·贝坦菲尔。她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年轻的杀手却仍然保持缄默。女孩子们说海是透蓝透蓝的颜色,里面住着会唱歌的鲸鱼和爱转呼啦圈的海豚。可是他的眼睛好冷。厚得连锄头都砸不开的深冰窒息了它们美妙的嗓音。